他的目的,只是为了保住灵毓秀而已

    “御天尊”来到京城上空,目光落在延丰帝身上,笑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将被永远镇压在大狱之中。延康不可没有皇帝,你选择一个继任者罢。”

    延丰帝转身,看向自己的子嗣,目光落在灵毓秀身上,随即又从灵毓秀身上移开,落在灵玉书身上,笑道:“玉书,你上来,我去之后,你为延康皇帝。”

    延康国师明白他的意思,心头有些酸楚。

    灵玉书上前,躬身跪拜下来。

    就在此时,“御天尊”屈指一弹,灵玉书顿时肉身化作齑粉,魂飞魄散。

    “御天尊”笑道:“你选的孩子,必然是选择最好的,继承你的野心,我不放心。再选一个。”

    延丰帝伏地大哭,泪流满面,过了良久这才爬起来,目光在自己其他子嗣上游走。

    “毓秀,你上来。”

    延丰帝落泪道:“今后延康国便交给你了,不要做的太好,昏聩点,无能点。从今日起,你是延康的皇帝!”

    延康国师心中暗叹一声,知道延丰帝为何先选灵玉书,没有第一个选择灵毓秀。

    他的目的,只是为了保住灵毓秀而已。

从今日起,我是你的延康国师

    他转过身来,延秀帝站在不远处。

    “我以为你会离开。”曾经的六公主而今的延秀帝轻声道。

    “我离开了,你怎么办?”

    秦牧向她走去,笑道:“回去吧。从今日起,我是你的延康国师!”

要么你现在就娶了她,要么你离她远点

    灵玉书依旧盯着他,身躯飘渺虚妄,道:“我本来便比不上妹妹,她像父皇一样有着我不曾有的魄力。那日他叫我上来,我便知道他要牺牲我保护毓秀,我尽管知道但心甘情愿。”

    这时,黑暗中一缕灯光照来,阴差老者驾驭着纸船从幽都来到这里,接引灵玉书登船。

    灵玉书依旧死死盯着他,不愿登船。

    秦牧道:“你有什么心愿未了?”

    “离我妹妹远点!”灵玉书道。

    秦牧脸色一黑,阴差老者提灯一照,把灵玉书拿了去,灵玉书站在船上,叫道:“要么你现在就娶了她,要么你离她远点!若是让我知道你勾三搭四,我变成鬼掐死你!掐不死你也要天天托梦吓死你!”

现在我不是皇帝,而是父亲,却不想让她扛起这个担子,只希望她能够寻到如意郎君,一生平安幸福

    延康国师也变了一幅面孔,向东方走去,淡然道:“我们早就有过规划,倘若变法失败,我们身死,需要有人来继承我们的遗志。陛下选择的人,正是延秀帝和秦教主啊。”

    延丰帝跟上他,沉默片刻,道:“那时候我是皇帝,没有为毓秀的幸福着想,我只想她继承我们的事业。现在我不是皇帝,而是父亲,却不想让她扛起这个担子,只希望她能够寻到如意郎君,一生平安幸福。她成为皇帝,与秦牧在一起的可能性便微乎其微了,这小子不可能做她的皇后,而皇帝也不可能出嫁。他们俩……”

    他摇了摇头,没有说下去。

    延康国师明白他的意思。

    灵毓秀继承皇位成为延秀帝,秦牧成为新的延康国师,他们俩就再也没有在一起的可能了。

    灵毓秀在继承这个位子的时候应该便意识到了这个结果,但还是接下了皇位。

    秦牧在答应成为她的延康国师时,也意识到这个结果,但还是成了她的延康国师。

    两人在默默中都舍弃了内心中的一些感情,只是彼此都没有说过。


欢迎来到睿屿青衫丶

avatar
 
微笑晕爱心心碎调皮难过尴尬惊讶惊吓酷泪奔吐彩虹害羞敲打喝彩抠鼻吐星星眼擦汗大笑蛋糕呲牙瞌睡咒骂吃瓜贪财骷髅鬼脸委屈奋斗笑哭摸头小纠结点赞笑崩发呆绿帽狂汗亲嘴么么机智抑郁色鄙视坏笑白眼左哼哼右哼哼捂嘴鼓掌可怜香肠嘴闭嘴墨镜认错思考拒绝鲜花愤怒嘟嘴不忍直视嘘emm流泪yeah睡觉扔鞋石化生病抽烟吐血偷笑衰兔牙害怕震惊捂嘴笑打盹疑问亲亲指开心喜欢阴险郁闷坏笑2搞怪汪好奇汪机智汪冷漠汪搞怪哈摆拍柴柴犬生气柴流泪柴张嘴柴挥爪柴佩服勾引拳头胜利赞踩滑稽
  订阅  
提醒